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r小說 > 古典架空 > 飛魚瞻玉京 > 第7章

飛魚瞻玉京 第7章

作者:萬清朱沅玉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7 03:37:22 來源:番茄

幽暗的鎮撫司堂內,萬清舉著燭台聚精會神地觀察著這幅古怪的羊皮畫卷。

畫捲上繪著文昌橋。橋上分彆是郎君與姑孃的執手深情,橋的右邊繪著華貴的高樓,樓中的廊外還掛著幾幅字畫。

畫卷的左邊用偏暖調的黑墨題了一句詩“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這是玉溪生的詩句,本是寫相思的句子,放在這幅畫的意境中也恰好合適。

“文昌橋……”萬清低語呢喃著,雙眸微眯,目光如炬。

次日朝陽初升,馬車的震盪聲伴著破曉,山間已有些樵夫忙碌穿梭的身影。顛簸中,朱沅玉半倚靠在馬車的小視窗前,輕聲哼著兒時褚郎教的童謠。

褚成時與朱沅玉自小相識,他是夫子的孩兒。閨門中的朱沅玉冇什麼朋友,也不能出門,而每每褚成時隨夫子上府教書時就會與她說些趣事畫本。弋陽王出事後,朱沅玉一直被夫子家收留著,後來長大了些就隨著沈青風四處行醫。

馬車行駛了三天三夜,忽而駛進了一條山間小道上。兩麵被竹子和樹木圍繞著,寂靜寥落,空無一人,讓人感到心神淒涼寒氣透骨。

朱沅玉似乎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時,馬車停下了。

“玉娘子,好像遇到了山賊。”車伕惶朝著車廂裡低聲說道。

“若是山賊,將馬身上的錢財卸下來給他們即可。”朱沅玉早聽說這一帶山匪橫行,這車伕走這一道想來是商匪串通好了,給點錢打發下就行了。

車伕一聽立馬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下車就與賊匪開始瓜分那一小箱金銀首飾。

“這翡翠珠子可是寶貝,歸我了。”

“你算什麼?給我。”

“……”車廂外傳來了一陣爭搶的聲音,卻突然又冇聲了。

寂靜片刻,朱沅玉看到一雙手正搬弄著車廂的木門,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小子你乖點,我們就給你個痛快。”

車門一下被扒開,朱沅玉看到眼前的場景頓時驚到無法說話。箱子裡的珠寶首飾散了一地,方纔還在說話的車伕現在已經頭身分離了,脖子不停噴出的血液染紅了一大片土壤。

——看來這群賊匪分贓不勻殺了車伕後打算殺了自己滅跡。

朱沅玉蜷縮著身體,在車廂的角落裡瑟瑟發抖。

“嘖,還是個小美人。”開門的賊匪向身後的眾匪調侃著,“要不這次讓弟弟我先來?”

身後的劫匪吱聲應和著好。而眼前這個劫匪已經開始解開衣帶了,任憑朱沅玉如何嘶吼都冇有得到一絲同情,反而助長了他們的氣焰。

朱沅玉腦海中思緒萬千,她想利用褚郎的身份嚇唬這群山賊,卻想褚郎不會武功,又新官上任未站穩腳跟,生怕這群山匪前去騷擾。

思慮再三,朱沅玉擲地有聲的開口:“這點金銀首飾你們就滿足了?”

果然不出所料,劫匪們一聽都愣住了,劫匪一臉懵逼的看來看去,眼神裡閃過一絲藏不住的貪婪。

“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其中一個劫匪拿著大砍刀比劃著。

朱沅玉昂起頭,鼓著氣,儘量讓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你們難道不想有更多的銀兩?隻需我親筆一封信,你們便有源源不斷的銀兩珠寶。”

山匪又是沉默不語,冇人敢妄動。貪婪成性的山匪對著個弱不經風的姑娘,這個賭注勝率還是很高的。

“編也編的像樣點,我在你的衣箱裡可聞到了歡泗香,這是青樓三月閣的專用香,普通人家用不起官宦人家瞧不起。”山匪頭子的眼睛上有道疤,這一句似乎提點了在場的山匪,他們站在原地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朱沅玉倒吸一口涼氣,這山匪竟識得三月閣的專用香,能進得去三月閣看來並非常人。

“小窯種,跟我們去山裡快活。”說著就抓住朱沅玉的頭髮往外拖。

“欺負小娘子算什麼東西?”遠處茫茫的塵土中出現了一隊人馬,邵宗的聲音擲地有聲地傳了出來的,“不如來跟小爺我快活快活。”

數十人馬整齊劃一的佇立在山匪麵前。

“你們是何人?”領頭的山匪氣勢洶洶的阻擋著麵前數十個粗布素衣的人。

“無須多問。”萬清居高臨下的說著,隻一句話便令山匪不寒而栗。

山匪並未過多猜想,見萬清帶的人馬不多,索性掄起大刀就上。

不一會功夫,山匪被儘數擒獲。邵宗命手下將他們一一押到隱蔽的地方,並用手掌在喉間一劃做了個“殺”的手勢,手下立刻領命。

嘶殺結束,萬清已顧不得太多,迅速翻身下馬,看著馬車裡衣衫不整、髮絲淩亂的玉娘他的眼神難掩關懷:“玉娘,我來了。”

眼下,萬清褪去了往日鮮麗的官服,隻身穿低調的箭袖長袍,但這身衣服更顯的他長身鶴立。朱沅玉看到萬清,蒼白的臉上瞬間寫滿驚訝,她強行忍下眼眶的酸澀低下了頭。

“來……”萬清默默褪下身上的披風將她孱弱的身子裹了起來,起身想出去駕馬卻被朱沅玉扯住了衣襬。

“不要走……萬指揮,”她說著,眼裡的淚止不住的淌出來,終於她崩潰著開口道,“萬指揮我好害怕……”

“玉兒不怕,我不走。”萬清微微俯下身子輕柔的為她整理淩亂的髮絲,溫暖的聲音如同暖陽照亮了朱沅玉的內心。他望著淚如雨下的朱沅玉,心裡漫著說不出的難受與憐惜。

萬清悄聲坐在朱沅玉的側邊,伸出的手臂卻停頓了,他想將顫抖的她攬入懷中卻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躊躇到最後,他還是垂下了手,淩厲的衝著馬車外喊道:“邵宗,駕馬!”

“是!”正樂於收拾山匪屍首的邵宗應聲而來。在邵宗輕車熟路的駕駛下,馬車很快駛入正軌。

雜草叢裡,一個未死透的山匪雙手按著噴血的傷口,一麵露出了一抹奸佞的冷笑著:“好啊,好一隊錦衣衛……”

初春的時節還是冷。一路上,朱沅玉時而裹著萬清的披風,時而哈著手著取暖;特彆冷的時候就貼在萬清身旁簇簇發抖,但也僅此而已,並無更深含義。每到夜晚,萬清都會安排好客棧給朱沅玉休息,而自己與邵宗則住側屋以便守護。

朱沅玉問過萬清為何會恰巧出現在竹林,萬清回答的是:同去撫州;而邵宗則偷偷告訴朱沅玉說:是他瞧見玉娘子的馬車進了鬨匪的山林,萬清特意跟著車輪印追進去的……

——

數日顛簸,總算是安全到達了撫州府。

有情人見麵,彆提有多歡喜。朱沅玉與褚成時更是緊緊擁抱對方,雙雙紅了眼眶。

“這位是?”褚成時雙眼有些敵視打量著萬清。這位站在未婚妻身後的氣宇不凡的男人,這氣場這姿態,似乎並非常人。

“鏢門護送。”冇等朱沅玉開口,萬清淡然的開口。一是怕此次行動身份暴露,二是雖對朱沅玉有萬般柔情,但在此刻看到她與夫君的濃情蜜意,他也該把心收起來了。

邵宗看萬清的臉色不對,急忙說道:“既然玉娘子已安全到達,那我們就先走了。”

“少俠等等!”褚成時伸手將朱沅玉身上的披風脫下,隨後從懷裡掏出一袋碎銀塞給邵宗:“本官在此謝過二位鏢頭護送拙荊。這披風想必是你們的吧?還有這些碎銀還望收下……”

萬清見此雖神色自若,但心中百感交集。他失聲的轉身離去,邵宗婉拒了那幾兩碎銀,接過萬清的披風便跟隨身後離去了。

朱沅玉並未告知褚成時萬清的真實身份,因為她知道萬清此次隱瞞身份前來定有大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