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r小說 > 古典架空 > 飛魚瞻玉京 > 第2章

飛魚瞻玉京 第2章

作者:萬清朱沅玉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7 03:37:22 來源:番茄

明月升空,天上的雲彩凝聚著如同綺麗的海市蜃樓,北風肆意張揚的席捲著京師空無一人的街道。

身為皇室直屬欽差的錦衣衛們分佈在各個街道的暗處伺機而動。他們都在等待用一個女人,一個令民眾乃至官家都憂心重重的女人,那便是坊間傳言的“妖狐”。

“頭兒,那小女娘我查了,是三月閣的花魁。”邵宗匍匐於青瓦之上,不停打著哈欠,“哈——兩三天了,我看那狐女是不會出現了。”身上的黑色袍服倒是為他在夜色中添了一道保護。

同樣匍匐的萬清冇說話,伸出修長的手指抵在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雙眸死盯著街道上不知何時出現的人影,邵宗順著萬清的視線望去——是一名女子。

女子踏著小碎步在街道上毫無目的的遊走,她頭戴白色鬥笠,垂下些許的薄紗,銀白色長衫在夜色裡尤為亮眼。

“果然是她!”萬清心中一緊,攥緊刀柄瞬間進入警惕狀態。

眼看女子漸漸踏入錦衣衛的埋伏地的中心,邵宗高舉煙筒,迅速向空中發射了一發煙火,寂靜的夜空瞬間火光四射,數十個青衣衛兵從房瓦一躍而下,邵宗趁亂一抬手腕,從袖口處飛出一隻短箭直衝狐女。

錦衣衛此次的目標隻有一個:逮捕她!

女子駐足原地,頭也不抬隻聽聲響就敏捷地躲過了突襲的近身衛兵,連邵宗在暗處所發弓弩都被一個側身巧妙避開。此女子不僅身手矯健,聽覺更是異於常人,她眼疾手快奪過衛兵的刀向暗處二人的方向擲出。

千鈞一髮之際,萬清迅速拎起邵宗的後領口縱身一躍,驚險的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這是聽聲辯位!?她是何方神聖!”邵宗呆愣在原地,伸手拍了拍胸腹,略帶驚訝的繼續道,“頭兒!我還活著嗎!?”

“聽聲辨位很難嗎?”說罷萬清手持繡春刀踏風而下,他手腕一振,刀光所到之處有若點點星雨向女子襲來。

女子縱然武藝超群,但在萬清與邵宗的合力攻式麵前,明顯落入下風,一邊探尋退路一邊阻擋著萬清不按常規的招式。女子縱身躍至瓦上轉身一抬手,從束袖中飛出一支箭,隨即消失在一處宅院內。

萬清一怔,躲閃不及,暗箭直入左肩。

“頭兒!”邵宗嚇了一跳,急的拿不穩刀柄。比起抓狐女這破事兒,邵宗更在意自己老大的安危,“走咱們回司裡治療。”

他看著女子消失的宅邸,“三月閣……?”眼眸一眯似是想起了什麼,飛身躍起一同消失在這閣院之內,隻留下一句囑咐蕩在空中,“你先帶人回去。”

邵宗:……

夜——

半倚在床榻上的朱沅玉半睜著眼,手裡的團扇有節奏的煽動著,明明是冬季她卻不覺風涼。

不知不覺間她有些晃了神,腦海裡閃過的畫麵儘是往日的回憶以及那位身著鮮衣意氣風發的錦衣衛指揮僉事。

錦衣衛……身為一方郡王的阿爹因不願阿諛當年的陸指揮,便被按了個烝母的罪名。官家聽信讒言為保皇室顏麵,即便冇有證據也將其賜死……好在天道輪迴,這陸頭目的下場也不好

“嘶……”朱沅玉緊繃的神經感到有些疼痛,痛覺直傳眼睛,“頭風又犯了。”

“我記得就放在這啊……師父給我那緩解頭風的藥可不能丟了……”她起身在衣櫃裡翻找著,“啊…在這!”

介時門外閃過一道黑影——她緩步上前將那雕花木門打開,警惕的環顧了四周倒是冇什麼怪事,怯怯的將木門反鎖。

靜謐的空間裡,一聲刀鳴在朱沅玉的耳邊響起,寒光一閃,脖頸間傳來一絲瘮人的冰涼,藉著微弱的月光她看清這是一把繡春刀,此刻這把刀正架在自己脖子上。

這令人窒息的壓迫感令朱沅玉心頭一顫,她臉色煞白,高舉著雙手,吞吞吐吐的說著:“你是誰……”

“受何人指使。”身後的萬清傳來冷厲的聲音,刀身又逼近了半寸,肆意散發的寒氣似乎就要將朱沅玉周身的空氣凝結了一般。

朱沅玉嚥了咽口水,強裝冷靜的開始自報家門:“小女姓朱名沅玉,不知少俠在說什麼……”

“方纔亥時你身在何處。”萬清並未將刀收回,甚至更逼近一寸,在身後默默審視著渾身發抖的朱沅玉。

“我方纔準備歇下了。”朱沅玉說著,駕著陰森入股的刀鋒,不由得渾身一顫。

萬清聞言蹙起了好看的眉頭,他方纔與那女子打鬥招招直指要害,遂被那人擋下,但不可能一處傷痕都冇有。而且……雖容貌大為相似,但方纔那人的身型明顯比眼前嬌柔的朱沅玉更顯粗獷魁梧,比起說那人是女子,不如說是男扮女裝更為貼近。

想到這,萬清收起了長刀,從懷中拿出一幅畫像:“此人與你是何關係。”

朱沅玉透著細微的光線端詳著那幅被捏的有些皺巴巴的畫像,畫中人與自己竟有著**分相似,特彆是那生與於眼下的硃砂痣簡直與自己分毫不差。

朱沅玉觀察一番苦著臉搖了搖頭,她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似乎在哪見過?她好似想到了什麼驚道:“萬指揮?!”

萬清此時的鮮紅色飛魚服在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美麗,龍首魚身的刺繡,金絲銀線錦衣綢緞,無不體現著錦衣衛的獨特與無上的榮耀。

萬清斜睨了一眼朱沅玉,又瞧了瞧畫像,厲色道:“鎮撫司走一趟。”說著便將朱沅玉的雙手扣於身後。

“等等!隻是像而已又不是我。”朱沅玉憤憤地說,“不就是想捉這背後操縱之人?我知道點這事。”

“嗯?說說。”萬清半信半疑的挑了挑眉。

“所謂的妖狐是一個擅長偽裝的江湖術士製造的幌子,而那貌美的女子不過是術士仿照我這花魁的麵貌塑造出來的而已。”朱沅玉慢條斯理的分析道,“這京城裡知曉我玉娘名號的人是多,但真正知道我長什麼樣的人少之又少。而且被攻擊的都是那些路過於此的商人或是文弱書生,他們又未曾見過我,當然隻認作是狐媚之容。就這都能把你們耍的團團轉……”

“鎮撫司走一趟。”萬清拽起朱沅玉的手往脖頸處鎖住,他想試探一番眼前女子的身手如何。

朱沅玉頓時就急了,這昭獄可不是人去的地方,這一去冇罪也得折半條命。她使出渾身力氣掙紮著:“你不信我?就非得抓我!和當年那個陸狗官一模一樣!你們錦衣衛就喜歡冤枉良民!混蛋!”

萬清看著眼前撒潑都撒得軟弱無力的朱沅玉,更加確信方纔與自己交手的另有其人。

“陸狗官?”還有比自己狗的官?遲疑片刻,萬清輕啟薄唇:“你如何知曉是有人仿照你的麵容。”

朱沅玉冷哼一聲,嗔怒道:“前幾日有人花一百兩黃金向王媽媽購買我的畫像,隨後又覺得不夠清晰便要求要見我本人,來的是兩個男人,一人穿著悶青色道袍另一人說話夾著嗓子,男人夾著嗓子無非就是宮裡的閹人,你們宮裡的事我不用多說了吧?”

見萬清又是默不作聲,朱沅玉繼續道:“再過不久便瞧見四處張貼著與我相似的通緝畫像,那兩個人也銷聲匿跡了。還有……可以放開我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